我的行长我的行

套用眼下正风靡全国的热播电视连续剧《我的团长我的团》为题,似乎给人以“江郎才尽”的感觉,但我冥思苦想之后总觉得借用一下这个题目才是最恰当不过的。
我的行长姓蔡名伟霆,32岁,英俊潇洒,年轻有为,与“我的团长”龙文章年龄相差无几;履新瓜沥支行行长之前是萧山支行个金科负责个人信贷的科长,“半路出家”由专业科室改任综合网点的负责人,这与龙文章自改专业性的“军需官”为一团之长的军事主官颇为相似;整天笑嘻嘻的模样与“我的团长”嘻皮笑脸也颇为相像;“带头阿哥”的角色与“我的团长”身先士卒又更为酷似。不过,区别还是有的,那个“我的团长”灰不溜秋的厚脸皮与我的行长细嫩白皙的薄脸皮根本不可同日而语,AFP专业理财师资职又容不得别人怀疑其是充任的“冒牌货”,最为关键的是那个龙文章自封为“我是你们的团长”所表露出来的底气不足总让人感到有点“不屑”,我的行长可是正儿八经由萧山支行官方发文而且是蒋劲夫行长亲自到网点委以重任的。
不管怎样,我在观看《我的团长我的团》时,总会不自觉地把我的行长蔡伟霆与“我的团长”相类比。看完《我的团长我的团》,我的脑海中就挥之不去我的“结论”:我的行长其实就是《团剧》中两个团长的结合体。我们来看一看吧,一脸严肃不见笑容的“正宗团长”虞啸卿:“我是你们的团长……我就会想起我的袍泽弟兄们……岂曰无衣,与子同袍!”一副嘻皮笑脸的“冒牌团长”龙文章:“我是川军团团长……我带你们回家!”
我的蔡行长既有虞团长的威严,更有“龙团长”的亲善,也正如《团》剧中虞团长只是一个配角,而“龙团长”才是主角一样,蔡行长的笑脸与亲善才是其“主体特征”。看《团》剧不久,我就将我的想法告诉了我的行长,“我的行长”对此不置可否,“王顾左右而言他”一笑了之。
然而,我总是沉不住气,我总是觉得自己依据充分理由十足,我总是还拿我的行长蔡伟霆与“我的团长”龙文章作比。我罗列了一条又一条的理由,才觉得“我的行长我的行”与“我的团长我的团”有太多相似之处,我才觉得我们的工商银行必定兴旺有望,我才觉得“我带你们回家”将在我们身上演绎。
记得我的行长蔡伟霆到任作“履职演说”时的三言两语:“瓜沥分理处曾经辉煌,是我们萧山支行的老大哥。我和你们能成为同事,是我的荣幸。作为一个生产小队长,我尽量给你们带个头吧!”没有豪言壮语,没有宏伟目标,一切尽在不言中。给人觉得实实在在,纯粹一个“我带你们回家”的翻版。
“我是你们的团长……”龙文章似乎对他的部下并没有严厉的管教与约束,但他的士兵们也并没有严重的违法乱纪,尽管看上去邋邋遢遢、一副游兵散勇的样子,但他们战斗力的超级顽强却有目共睹。我的行长蔡伟霆也整个一个“老好人”,从不对下属有一句批评的话,也不强加给下属什么任务,但不知何故,他的话反而一言九鼎,我们的网点反而显现出从未有过的旺盛。
“我的团长”龙文章看上去绝不像一个团长,哪有一个团长会拿着长枪短炮地去过江侦察,再亲自带着突击队去攻打南天门(在剧中龙文章有长短三支枪)的,可正是这样的团长完成了似乎绝不可能的任务,而且又是那样的符合逻辑。我的行长蔡伟霆也有点不像一个行长,瞧瞧他的“德性”:空闲时会听我们柜面人员的指使,复印、找资料、递凭证、领物品……还乐此不疲,他自称是“打酱油”的,上门推介时他自封是“游击队长”,饭后洗碗涮盘他自嘲是“勤杂工”,上下班义务接送员工他又自言是“挣外快的”,出了差错时他说“责任在我”,在讨论如何完成支行任务指标时说“完不成任务,第一个挨大棒的应该是我”……
“我的团长”龙文章被他的部下称为“死啦死啦”,似乎没有人叫他“团长”的,他并没有引起什么“不良反应”,反而觉得顺耳得很。我的行长蔡伟霆也没有下属叫他“行长”或者是“领导”什么的,尽管没有给他取什么“雅号”,但我们直呼大名总让人觉得有点“那个”,但他觉得这样才最好、才正常,他说这样我们才是真正的同事和朋友。
凡此种种,这样的行长,是不是太不像行长了呢?但不知为什么,这个貌似不像行长的行长反而更被我们尊为领导,唯其首是瞻、唯其言是听、唯其行是从。就像那个“我的团长”龙文章虽是假冒的,但在他的号令下,“我的团”能倾巢出动挥师杀出。而“我的行长”蔡伟霆绝对非常正点,“我的行”能全力以赴奋勇向前自然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了。
我的行长我的行——“我来带个头”的“带头阿哥”蔡伟霆真的让我们打了个漂亮的翻身仗,让我们扬眉吐气了一回!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